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文化 >

百年沧桑!《觉醒年代》:延年、乔年还是牺牲了泪水止不住地流

发布日期:2021-06-25 14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老愚最近在追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,对于一个一年到头拢共看不了几部剧的人来说,《觉醒年代》是近几年来少有的能让我追着不放,并且常常热泪盈眶的剧。每天晚上一到八点我都准时坐在电视机前,像守春晚小品那样积极,当然是以前的小品。

  老实说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的泪腺被调动了多少次。亲情、友情、理想、奋斗、煎熬、牺牲,每一个点都让人感怀,每一次BGM响起都催人泪下。

  然而我今天要说的,却不单纯只是为这部电视剧点赞,或是夸导演在艺术性与史实性结合上的完美探索。

  促成我写下这篇文章的直接原因很简单,www.72889.com,就是《觉醒年代》中陈延年、陈乔年兄弟俩与父亲陈独秀道别的场景。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与未来牺牲的画面相互交织融合,仿佛两兄弟的离开不是留学,而是生命的远去。特别是兄弟俩最后一次转头,脸上的笑容依然纯真温暖,眼睛里的亮光依然清澈干净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春飞扬的年少时光。然而他们身上斑驳的血衣、沉重的镣铐,他们每迈出一步的蹒跚,无不在提醒着观众,这里是监狱,是刑场。而这最后的笑容,也不是青涩年少的天真无邪,而是有着坚定信念在鲜血和惨烈中开出的最绚烂最动人的主义之花、理想之花。

  也许他们最后一次回头,他们的视线仿佛穿越了时空的阻隔,看到了正在看着他们的你我,他们看到了我们今天的和平,看到了每一个人即便再艰难也能吃饱饭、穿暖衣,没有敌人的枪炮威胁,没有青年再为了他们的后代上街牺牲。也许,他们看到了,那笑脸是发自内心的,是送给你我的。

  2021年,当新年刚过,四名边防军人的名字就传遍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。到此时我们才知道,去年的加勒万河谷冲突中,我们有四名年轻的军人牺牲在了他们坚守的战场。这是和平年代,距离我们最近一次战场牺牲。于是我们才真切的意识到,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和平,在我们正上班或休息的此刻,我们同时正在被远方的战士以枪守护着。我们彼此本是陌生人,唯一的关联就是,我们都是中国人。

  然而一样米养百样人,中国14亿人总会出那么几个败类。他们像混在稻子中的稗子,成天只顾抢夺营养,真到收获时却啥也不是。唯一的用处就是,可供一把火烧了冬天取暖。

  当噩耗传来,只是在网上点根蜡烛,说些轻飘飘随大流的致敬之类的话语,然后该追剧的追剧,该打游戏的打游戏,一切照旧。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,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。”长久的悲伤只留给了家人,旁人的关心终会消散。

  所以,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在网上说着崇敬、伟大之类的话语,当生活中真个问他愿不愿意做英雄,愿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做英雄时,我想大多数人选择都会与网上两样。开明些的会说,情愿自己去,不希望孩子去;保守些的干脆就直接摇头。

  然而每到国家艰危,百姓罹难的危机关头,又总有一批年轻人不计较个人得失,甘愿为国家而牺牲。

  ,它是从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”中发端而来,从墨家的“死不旋踵”中延伸而来,从岳飞的《满江红》、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中传递而来,从林则徐的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中奉献而来。

  它可以跌落,可以坠入谷底,但只要为国牺牲的精神还在,这个民族就总有重新站起来的一天。

  从1840到2021,从林则徐虎门销烟,到陈红军、陈祥榕、肖思远、王焯冉四名烈士血洒边关。中国人已经走过了181年。

  从无立锥之地的浙江嘉兴南湖的一条小船,到高铁八纵八横实现小康的巍巍中华,人已经艰难跋涉了整整100年。

  这100年,我们甚至统计不出有多少英烈为了这个国家、为了子孙后代——也就是我们——而牺牲。他们中间,有的告别父母独自远行,有的舍弃小家只为了这个大家,有的还没有品尝过恋爱的滋味就倒下,有的生命结束时自己都还是孩子。数不清有多少家庭为了这个国家而残缺不全,

  然而就是这样的付出,也依然有人在诋毁谩骂,在肆意抹黑,他们把这当成了一门生意经。

 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夜,各种思潮混杂斗争激烈。有敌人输入过来的专业洗脑的思想,有崇洋媚外残留在脑子里的站不起来的奴隶思想,有历史虚无主义的妄图为封建正名的糟粕思想,有不管主义只讲生意的精致利己主义思想,还有我们青年人正在崛起的秉承唯物史观的爱国主义思想。

  正因为思想混杂还没形成一股浩荡之势,夸中国或者骂中国,都成了心中毫无信念的人的赚钱门道。

  “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,一个有英雄而不知道尊重英雄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。”

  我们中国人最讲“中庸”。富有的不能垄断超越限度的资源,贫穷的不能生活都无法保障,而在英雄身上却背离了这点。他们的功绩与个人的结局严重失衡,他们于国有大奉献却英年早逝,后人无不感到不平。

  所以从古至今,我们的文化都将悲剧性英雄抬得很高,不仅因为他们的人格足以光照后世,同样也是在精神上予以补偿,如此才能近于“中和”。

  文天祥被元人杀害,明代追谥其为“忠烈”,并且数百年来,一代代人无不被其精神感染动容。

  而自鸦片战争以来,无数英烈前赴后继,有的只匆匆留下一个姓名,更多的什么也没有留下,他们是英烈中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所以“无名英雄纪念碑”能够耸立在我们国家的心脏——广场最中心,所以每当国庆来临的前一天,国家最高领导人要去碑前祭奠,告慰那些倒在共和国成立前夜的英烈。小鱼儿论坛高手好料

  作为后辈,我们是幸运的。我们享受着这份用鲜血浇灌出的红彤彤的果实,我们可以追剧,可以打游戏,可以玩手机,可以在安静的书桌前视而不见这习以为常的和平。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,和平更不是。

  小民的尊严,没有大国崛起的保驾护航,将只剩下绝望的哭号。而弱者的哭号,正是敌人茶余饭后的轻松谈资。

  朋友,值此中国百年华诞之际,我们年轻一辈要时刻保持一种清醒的意识,过去的路由英雄开拓,未来的路在自己脚下。

Power by DedeCms